NEWNEW

低能

痛痛都飞走

我吃的cp好久没粮了 要我自己搞吗 虽然期中考试完了 可是还有好多作业嘤嘤嘤

「我吗,夫人,我似乎全身都是敞开着的;一切都能进入我的躯体,穿透我,使我哭,或是使我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您看,当我瞧着那边,在我对面的那座绿色山峦,看着这一片爬满山坡的大树,我眼里就呈现出整个森林,它穿过我,渗透了我的全身,在我的血液里流动;我还觉得我似乎把它吞下去了,塞满了我的肚子,自己也变成了一座森林。」《温泉》——莫泊桑

我们教官简直是天仙惹(❁´◡`❁)*✲゚*

hhh柯哀

立个tag 写饥饿游戏AU社长bg hhh又fp

知乎成精了 惊慌

kkk太好玩了8

走进非洲

ty x dy

oocoocoocoocooc
无聊东西  写东西的人不负责任 谨慎点击

a

    任何人都有能力做到一天内穿越四季,如果任何人都有能力搞到一张北半球的始于北方沿着纬线向南行进的火车票的话。当然,这可不是一般的火车票,它需要收取费用昂贵 并且这趟列车拥有着惊人的速度。
    李泰容搞一张这样的车票一点也不费事,他清晨出发,傍晚就可以抵达目的地。并且在沿路可以观看到 未融化的冰雪,肆无忌惮的暴风雨,青绿的山川农田,很多条河流,夕阳 以及远离城市又不尽相同的村落。

    一路下来除了尾椎和肩部有着细微的麻痹感,其他感官都是舒适愉悦的。
    「喂」在行进途中李泰容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请你不要再看手机了 」他对着里座的人说到,这位是同他结伴去南边的一位朋友,他叫金道英。对方听见李泰容的声音,连眼睛都没抬一下,虽然回答了「好的」。他盯着手机屏幕里正在进食的女主人公,喉结细微的滚动了一下。
    「下车之后去吃顿大餐吧」金道英慵懒的提出建议。李泰容递过去一只番茄味的口香糖,点头认可了提议。

    接下来两人不再讲话,他们听着不同的歌,内心在默念的拍子却是重合的。他们没有看着对方,却会在相同的时刻打起哈欠。快到站时两个人都困了,即便是不同是睡姿却一同入睡,又一起被广播吵醒。
这天他们相互做伴穿越了四季,看到了别人生活一年才能看见的风景。
    「我觉得我们节省了365天」下车时金道英这样说到。

b

    出站之后,感受到了即便已经入夜了却还是热情迎接他们的高温。天空被笼罩着城市灯火在气层上的反光,这类大城市的夜晚总是黑不透。
    李泰容清晰的感受到背部分泌的汗水渐渐粘稠,手心也不再干爽,犹如一颗糖果在手心融化了。空气像一个温吞的软体动物,正在用他四通八达的触手粘黏着体液到处挥洒。失控的烦闷几乎要从李泰容眼中溢出。

    「哈你不会是热哭了吧」金道英做出夸张的表情,手里握着一个刚从便利店里拎出来的和蔼可亲的塑料袋。
    「你必须相信我,这是一种正常生理现象,应该用更合理的词汇来解释」李泰容从塑料袋中取出一瓶冰水放在后颈上,然后盯着金道英被汗水打湿的鬓角非常认真的解释到「因为身体还不适应这种温度,必须要做出点反应」
    「所以就哭了?」
    「所以眼睛就流汗了」李泰容用一直手完成了摊手「并且还没流出来」
    金道英哈哈大笑,李泰容也跟着笑起来,这种愉快的心情让空气这位怪物不敢再轻举妄动,李泰容觉得金道英也许是一只柠檬精。

                                    tbc(?)